千_翊

高三弧。不定期诈尸。

【艾萨短篇HE】另一方世界的你(一发完)

大概就是一个平行世界的艾斯来到了原著世界,平行世界的艾斯不认识萨博,最后……两个人在一起的故事。

本来是长篇的,但是高三肝不起了……

可能OOC,小学生文笔,懒得描写……

你说前两个坑?我有坑吗(微笑)
应该会写的√

以下正文

========================================================
1.
我知道,我已经死了。

2.
我叫艾斯,他们现在都知道了,我是那个人的儿子。
说实话,在死亡的那一瞬间,我心里是不怨的,唯独只有遗憾,遗憾老爹,遗憾路飞,没有见证完白胡子的时代,没有看完我唯一的弟弟走完未来的路。

我不知道,死后会将去往哪里,又将在何处安葬。我也不在意这些,只希冀闭上眼的那一瞬间,在另一个世界我能看到我最爱的人。

的确,我本以为如此。但是没想到,或许我身上充斥着罪孽的血液,竟成了一缕幽魂,在无人可以看到的角落,冷眼旁观。

3.
我睁开眼的那一霎那,我看到的不是我应看到的那片沾满了鲜血的战场,而是一个过分安静看似祥和的房间。
房间最显眼得就是那一张床上的人,那是一个有着夺目灿金发色的男人,纵然是沉睡的模样也是让人好奇于他清醒时的他将会是多么得令人沉溺。
赞叹看了眼那个男人的容貌,他身上萦绕着温和的气息,我试着伸出手去触碰他,果不其然,如同我想象得那样穿透了去。

果然,不论在哪个时空,我仍旧不被接受。

4.
不多久,有人进到这个房间里来了,那个人我略有耳闻,见过几面,我记得没错的话,是叫哈库吧……
靠近了些,我听到哈库的喃喃自语:“萨博啊……快些醒来吧……唉……怎么会呢……是看了那份报纸的关系吗……”
是叫萨博吗……原来没有听过这个名字啊……
不过,哈库口中的报纸?是什么情况?不知为何,我有些揪心于床上那个苍白的男人,似乎他不该如此颓唐。

我决定出去看看。

5.
出了那间房,我能感觉到周围匆匆走过的人传出来的压抑。
那个叫萨博的男人……是他们很重要的人吗?
我继续走着,经过了一扇半掩着的门,我走了进去。
因为我似乎听到了那位革命军首领的名字。

6.
房间里的人并没有察觉我的存在,我看到不知谁的工作桌上有着一张布满褶皱的报纸。
走进了些,我看见报纸上面清晰地写着老爹和我阵亡的消息。

果然,我在这个世界也死了吗?

7.
我不知道该到哪里去,因为我试过,我根本离不开这个苍白色的岛。

8.
三天过去了,那个男人终于醒了。
我感觉到他的内疚。
为什么呢?

9.
他醒来的第三天,他便乘船离开了这里。
而我发现我可以跟着他离开这座岛屿。
于是,我跟着去了。

10.
总觉得我要知道些什么了……

11.
他来到了一座绿意盎然的岛屿,那岛屿的正中央有着两块十字架墓碑。
看着那熟悉的大刀和风衣,我突然感觉眼眶涩涩的。
老爹……

12.
他也怔怔地看着墓碑,看了很久……

13.
我看着他祭拜了老爹,然后走向另一座墓碑。
那十字架上的帽子和弯刀,我一下子就知道那是谁的墓碑了。

14.
他坐了下来,坐在了我的墓碑前。
我看着他把报道路飞的报纸放在墓前,看着他拿出我记忆中和路飞一起喝过的兄弟酒,看着他用酒将他眼前的三杯酒碟满上。
我忽然明白,他,在这个世界于我的意义。

15.
尽管我并不认得他,尽管我的记忆中没有他,但是我总觉得,他似乎本就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

16.
我靠着自己的墓碑,听着他用好听的声音诉说着我们的故事。
从垃圾山的初遇,到因天龙人而起的分离。

最后,我看到,他哭了。

17.
我突然觉得,我来到这个世界的原因大抵就是为了这个人吧。
我尝试着用自己虚无的身体去给他一个缥缈的怀抱。

对不起。

我突然想这么说。

18.
我触碰到他的一瞬间,火焰熊熊燃起。
接着我看到他眼中浓烈的不可置信。

我终于可以碰到他了,这么想着。
我给了他一个坚定的怀抱。

19.
对不起……艾斯……对不起……我没有去救你……
我听到他不停地重复着,语无伦次。
不……我很庆幸你还活着……
我听见自己这么说。

20.
茫茫的草原之中,火红和海蓝的紧紧相拥,似乎充斥着失而复得的喜悦。

21.
等萨博重新回到白土之岛的时候,身边突然多了一个人。
那个男人,长得怎么这么像那个火拳艾斯啊……哈库悄悄地对克尔拉说。
少女不以为意地看了一眼,默默地吐出一段话来:因为夜有所梦,所以日有所思啊……没想到梦想成真了,真是皆大欢喜啦……话说,总觉得,有什么人要嫁出去了,是我的错觉吗?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