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_翊

高三弧。不定期诈尸。

是的呢www没毛病哈哈哈高考快结束啦~祝我们好运!

毛领是我白月光:

是这样没错😂

梧桐之殇——高考成仙中:

安安静静的点了个赞……

准备诈尸……希望可以成功……

阿狐狐:

就是这样的……!

糖腌SY:

是这样的……

喵喵只会写肉肉:

没错,是这样的!!!

宵旬:

是这样的

大宝:我为什么要作死开这个群(手动再见)
#论狗粮#
#简单的互怼日常#

这里洛阳,初次尝试,请多关照。

【艾萨短篇HE】另一方世界的你(一发完)

大概就是一个平行世界的艾斯来到了原著世界,平行世界的艾斯不认识萨博,最后……两个人在一起的故事。

本来是长篇的,但是高三肝不起了……

可能OOC,小学生文笔,懒得描写……

你说前两个坑?我有坑吗(微笑)
应该会写的√

以下正文

========================================================
1.
我知道,我已经死了。

2.
我叫艾斯,他们现在都知道了,我是那个人的儿子。
说实话,在死亡的那一瞬间,我心里是不怨的,唯独只有遗憾,遗憾老爹,遗憾路飞,没有见证完白胡子的时代,没有看完我唯一的弟弟走完未来的路。

我不知道,死后会将去往哪里,又将在何处安葬。我也不在意这些,只希冀闭上眼的那一瞬间,在另一个世界我能看到我最爱的人。

的确,我本以为如此。但是没想到,或许我身上充斥着罪孽的血液,竟成了一缕幽魂,在无人可以看到的角落,冷眼旁观。

3.
我睁开眼的那一霎那,我看到的不是我应看到的那片沾满了鲜血的战场,而是一个过分安静看似祥和的房间。
房间最显眼得就是那一张床上的人,那是一个有着夺目灿金发色的男人,纵然是沉睡的模样也是让人好奇于他清醒时的他将会是多么得令人沉溺。
赞叹看了眼那个男人的容貌,他身上萦绕着温和的气息,我试着伸出手去触碰他,果不其然,如同我想象得那样穿透了去。

果然,不论在哪个时空,我仍旧不被接受。

4.
不多久,有人进到这个房间里来了,那个人我略有耳闻,见过几面,我记得没错的话,是叫哈库吧……
靠近了些,我听到哈库的喃喃自语:“萨博啊……快些醒来吧……唉……怎么会呢……是看了那份报纸的关系吗……”
是叫萨博吗……原来没有听过这个名字啊……
不过,哈库口中的报纸?是什么情况?不知为何,我有些揪心于床上那个苍白的男人,似乎他不该如此颓唐。

我决定出去看看。

5.
出了那间房,我能感觉到周围匆匆走过的人传出来的压抑。
那个叫萨博的男人……是他们很重要的人吗?
我继续走着,经过了一扇半掩着的门,我走了进去。
因为我似乎听到了那位革命军首领的名字。

6.
房间里的人并没有察觉我的存在,我看到不知谁的工作桌上有着一张布满褶皱的报纸。
走进了些,我看见报纸上面清晰地写着老爹和我阵亡的消息。

果然,我在这个世界也死了吗?

7.
我不知道该到哪里去,因为我试过,我根本离不开这个苍白色的岛。

8.
三天过去了,那个男人终于醒了。
我感觉到他的内疚。
为什么呢?

9.
他醒来的第三天,他便乘船离开了这里。
而我发现我可以跟着他离开这座岛屿。
于是,我跟着去了。

10.
总觉得我要知道些什么了……

11.
他来到了一座绿意盎然的岛屿,那岛屿的正中央有着两块十字架墓碑。
看着那熟悉的大刀和风衣,我突然感觉眼眶涩涩的。
老爹……

12.
他也怔怔地看着墓碑,看了很久……

13.
我看着他祭拜了老爹,然后走向另一座墓碑。
那十字架上的帽子和弯刀,我一下子就知道那是谁的墓碑了。

14.
他坐了下来,坐在了我的墓碑前。
我看着他把报道路飞的报纸放在墓前,看着他拿出我记忆中和路飞一起喝过的兄弟酒,看着他用酒将他眼前的三杯酒碟满上。
我忽然明白,他,在这个世界于我的意义。

15.
尽管我并不认得他,尽管我的记忆中没有他,但是我总觉得,他似乎本就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

16.
我靠着自己的墓碑,听着他用好听的声音诉说着我们的故事。
从垃圾山的初遇,到因天龙人而起的分离。

最后,我看到,他哭了。

17.
我突然觉得,我来到这个世界的原因大抵就是为了这个人吧。
我尝试着用自己虚无的身体去给他一个缥缈的怀抱。

对不起。

我突然想这么说。

18.
我触碰到他的一瞬间,火焰熊熊燃起。
接着我看到他眼中浓烈的不可置信。

我终于可以碰到他了,这么想着。
我给了他一个坚定的怀抱。

19.
对不起……艾斯……对不起……我没有去救你……
我听到他不停地重复着,语无伦次。
不……我很庆幸你还活着……
我听见自己这么说。

20.
茫茫的草原之中,火红和海蓝的紧紧相拥,似乎充斥着失而复得的喜悦。

21.
等萨博重新回到白土之岛的时候,身边突然多了一个人。
那个男人,长得怎么这么像那个火拳艾斯啊……哈库悄悄地对克尔拉说。
少女不以为意地看了一眼,默默地吐出一段话来:因为夜有所梦,所以日有所思啊……没想到梦想成真了,真是皆大欢喜啦……话说,总觉得,有什么人要嫁出去了,是我的错觉吗?

艾萨艾论坛体:我觉得我的同伴弟控得有些过分,我该怎么告诉他这不正常?02

今天的lof怎么了QAQ发了好几次QAQ怎么还发不上去QAQ

=========================

一模考完了,来浪一发ヾ(@^▽^@)ノ

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更新,所以入坑需谨慎!

#听说产粮考试能考好#

以下正文

========================================================

52L ⊙▽⊙
破队形~~话说是不是还没有人正经地给萌萌哒貌似新人君介绍历史大大ヾ(。 ̄□ ̄)ツ

53L ⊙▽⊙
没错,历史大大的丰功伟业可不是一般人能概括得了的ヽ(愛´∀`愛)ノ

54L 正经科普
历史大大,ID:历史解读者,是历史圈的神级人物,只要是有关历史的内容,无所不知。
以及上面提到的长鼻子大大,ID:我可是有着四百万部下的男人,长鼻子大大这个称呼是历史大大爆出来的,似乎是因为长鼻子大大的鼻子异于常人。长鼻子大大是对于稀奇古怪的植物种子有着特殊的欲望,极其擅长射击类运动。

55L ⊙▽⊙
画风突变Σ(°Д°;我好不适应(๑ŐдŐ)b

56L ⊙▽⊙
ls+1 不过,特殊的欲♂望,我在想什么⊙ω⊙沃德妈

57L 悄悄地公布于众
又见正经科普,,,我和你们缩,其实正经科普就是个受!还超羞涩的那种!还有,长鼻子大大是食物链底端的男人⊙ω⊙

58L ⊙▽⊙
不愧是悄悄真相帝!!!∑(°Д°ノ)ノ最后一句话是我们不能言说的事实(滑稽)

59L 正楼小天使
我看了一眼,我们的楼已经偏得不能再偏了233333
lz哭嚎着:说好得解救我于水火之中呢!?都被狗吃了吗!?

60L 一只单身狗
对呀√都被我们吃了(▼へ▼メ)

61L ⊙▽⊙
心疼ls
(也心疼自己QAQ)

62L ⊙▽⊙
呼叫@蓝色不死鸟!呼叫@蓝色不死鸟!收到请回答!

63L ⊙▽⊙
ls别呼叫了,这都几点了2333lz不会出现了(っ╥╯﹏╰╥c)

64L 蓝色不死鸟
还有人吗?
我突然想起来有关AS的一件事……

65L 夜猫族
有有有!63L瞬间打脸23333

66L 我的脸好痛
有有有!我就是63LQAQ

67L 蓝色不死鸟
大概就前几天吧,A突然找我,说要问我一些事。
我:说吧,什么事?
A:就是……S要生日了,这是我们再识的第一次,你说,我该送什么呢?
我:……(你就因为这事在我出任务的时候 把我火急火燎地叫回来?就因为这事?最关键S的生日还要一个月呢!你急什么啊岂可修!)
我(生无可恋):你觉得他缺什么就送他什么吧。
A(思考片刻后欣喜若狂):……可以考虑,多谢啦!我先走啦!
我看着A消失,周围仿佛被一种奇怪的味道充斥了,无语凝噎。

68L 夜猫族
lz好可怜啊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我仿佛闻到了恋爱的酸臭味(滑稽),求后续!

69L 戏剧狂
A:我该送弟弟什么呢?你帮帮我!
lz:mdzz,不帮
全剧终

70L ⊙▽⊙
ls哈哈哈简直不能再刁哈哈哈
A:我该送弟弟什么呢?你帮帮我!
lz:我被酸臭味熏晕过去了,听不见你说了什么
全剧终

71L ⊙▽⊙
就不能有一个心疼一下lz嘛,虽然我也哈哈哈哈哈哈
lz:这论坛里的都是什么人哦,心疼自己,算了,那就不帮了。
全剧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72L ⊙▽⊙
ls一个个真的是GJ!厉害了我的ls

73L ⊙▽⊙
你们不怕lz真的什么都不说了吗23333

74L 戏剧狂
lz我们错了(扑通一声跪下来)

76L 我是70L
lz我们错了(扑通一声跪下来)

77L 我是71L
lz我们错了(扑通一声跪下来)

78L 我可是有着四百万部下的男人
历史你让我要看什么?这里?

79L 我就是个旁观者
lz我们错了(扑通一声跪下来)

80L 我就是个旁观者
说!是谁!破了我们完美的队形!

81L 我就是个旁观者
卧槽!!!长鼻子大大!!!
大大我错了(扑通一声跪下来)

82L ⊙▽⊙
心疼ls1秒钟
跪了两次233333

83L ⊙▽⊙
长鼻子大大也来了!?!?lz这楼欧气十足啊吸吸吸吸吸吸

84L ⊙▽⊙
ls一看就是个非洲人233333
但要知道,玄不救非,氪不改命啊2333333

85L ⊙▽⊙
ls住嘴!

86L 历史解读者
@我可是有着四百万部下的男人,看27L,是不是觉得似曾相识呢?

87L 我是历史大大的迷妹
历史大大的沙发!

88L ⊙▽⊙
又见迷妹君233333

89L ⊙▽⊙
历史大大和长鼻子大大都是知情者?

90L ⊙▽⊙
ls+1

91L ⊙▽⊙
+2

92L ⊙▽⊙
就不排队形哼!

93L ⊙▽⊙
ls简直了!不过还有人记得lz的原始本意是“我该怎么告诉他这不正常?”

94L ⊙▽⊙
ls真的是正的一手好楼23333

95L ⊙▽⊙
其实,,,,我觉得吧,,,,lz根本不用告诉他这不正常,,,,lz还是等着收月老费吧……

96L ⊙▽⊙
95哥GJ

97L ⊙▽⊙
95哥GJ

98L ⊙▽⊙
我要把队形扼杀在摇篮里(>д<)

99L ⊙▽⊙
ls居心叵测!一看就是个受!

100L 我可是有着四百万部下的男人
我看完了……是他们么?火焰?水管?

101L 我就是个旁观者
100L!

102L 我就是个旁观者
又是谁(╯‵□′)╯︵┴─┴

103L 我就是个旁观者
长鼻子大大好!!大大什么都没看到!这楼没有102L!

艾萨艾论坛体:我觉得我的同伴弟控得有些过分,我该怎么告诉他这不正常?

又一坑,入坑需谨慎。

========================================================


主题:我觉得我的同伴弟控得有些过分,我该怎么告诉他这不正常?


1L 楼主 蓝色不死鸟

RT


2L ⊙▽⊙

沙发


3L ⊙▽⊙

板凳


4L ⊙▽⊙

楼上抢楼简直了,关心一下楼主好嘛23333我是地下室2333


5L ⊙▽⊙

LS。。。干得漂亮!楼主看样子过得水深火热啊~具体什么情况能说一下吗?让我们好好了解一下单身汪被虐的痛苦,咦?我在说什么?(无辜)


6L ⊙▽⊙

楼上快停下来,楼主什么都还没说呢。。。那么着急干嘛(滑稽)


7L 蓝色不死鸟

其实我觉得4L说的没错,是挺痛苦的,简直瞎了眼。

我的同伴就用A好了,他有两个弟弟,年长的那个称为S(他和A同年纪),比较小的那个是L(小他们3岁)。

A是我们这里很厉害的一个人物,平时也不忙,不经常出去。

本来一直都是这样的,但是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常常早出晚归,特别是回来之后总笑的……嗯……不可描述……(扶额)

我本来也不知道他去干了什么事,直到有一


8L 简直了

卧槽!卡在一半!!!楼主你不要停!继续啊!


9L 你在说什么

不♂要♂停


10L 从不开车

ls淡定,应该这样:不要~停~~才对(滑稽)


11L 老司机好吓人

老司机悄无声息地就开了车(措不及防)


12L 诶嘿嘿

措不及防+1,lz我和你说,我这个人最讨厌两件事情,第一:别人说话说一半,第二


13L ⊙▽⊙

措不及防+2 ls也半斤八两好嘛23333333


14L 悄悄地公布于众

话说没人吐槽笑得不可描述这句话吗?他?弟弟?呦呦呦~~


15L 我的手不受控制

莫名从这四个字当中感到了一丝猥琐的气息(我好像说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16L ⊙▽⊙

明明是痴汉好嘛(滑稽)


17L 兄弟大法好

lz,,,,是哪个弟弟啊?不要和我说是3♂p(蜜汁微笑)


18L 拒绝3p

楼上止住你的脑洞!!!!我坚持1V1!!!


19L 蓝色不死鸟

我就去喝了杯水,你们就水了这么多楼。。。

回14L:没错,都是男的。

回17L:是大的那个,也就是S。小的那个A和S都很宠,但就是正常兄弟情。


20L 不再相信朋友这一词

(⊙o⊙)哦~不过,最近去了隔壁忍者村一趟,他们那里的朋♂友论让我……嗯……耳目一新?不知道这里的兄弟论……(细思极恐)


21L 我懂你

LS快够2333隔壁的情商有些掉线233333


22L 不愿回忆

我TM也知道隔壁的朋友论,,,,感觉隔壁有些人赋予了这两个字不能承受的重量QAQ

那。。。。A和S就是那种兄♂弟了吧(๑•ั็ω•็ั๑)


23L 蓝色不死鸟

回19L:AS对L是正常兄弟……

回21L:没错,你真相了(微笑)


24L ⊙▽⊙

lz的微笑之中藏着许多的秘密23333


25L ⊙▽⊙

等待着别人的找寻23333


26L 请关爱lz

lz你的故事还没说完呢呢呢呢呢呢呢请继续呢呢呢呢呢呢呢


27L 楼主 蓝色不死鸟

是你们的问题太多了。

我还是先把背景补充一下吧。

S在小时候被A和L误认为死掉了,然而S并没有死掉,只是由于灾难导致失忆了,在他们长大后,ASL才重新相认。因为这个,导致A常常抛下我们,去寻找他亲爱的底迪。

我是怎么发现的呢?有一天,嗯……忘了……就那样吧。


28L ⊙▽⊙

lz我裤子都脱了,你给我看这个!?!?


29L ⊙▽⊙

这比上面的突然断片还要欠扁(微笑)


30L ⊙▽⊙

ls说出了什么不得了的话呢……但是+1


31L 悄悄地公布于众

看lz的描述,S好惨的样子,失忆什么的,蜜汁狗血……还有A是怕S再消失吧……真是虐恋情深以及+2


32L ⊙▽⊙

悄悄是真相帝不解释然后+3


33L 历史解读者

啊嘞?这个帖子真是有趣呢……不知道他们看到会是什么反应?


34L ⊙▽⊙

ls惊现历史大大!!!合影!!!


35L 我是历史大大的迷妹

竟然是历史大大!!历史大大!我要给你生猴子!!!!


36L 我就像一个萌新

ls的ID……真是直白……不过历史大大是……?


37L 萌萌哒科普君

ls不知道也情有可原(应该?),历史大大是专门给在历史海洋中迷惘的少年一个温暖怀抱的大姐姐(微笑)


38L ⊙▽⊙

ls大雾←_←


39L 我是历史大大的迷妹

历史大大!!!!我要告白!!!!


40L 历史解读者

啊嘞?呵呵呵~好呀。


41L 我的手不受控制

历史大大又开始拐卖可爱的迷妹了~


42L ⊙▽⊙

ls当心查水表哦~(围笑)


43L 我的手不受控制

历史大大求你大人不记小人过!Σ( ° △ °|||)︴我不要被恐吓啊!!!


44L ⊙▽⊙

有奖竞猜!猜猜历史大大这次会说什么?( ̄▽ ̄)~*不过ls竟然说出来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罪加一等哦( ̄▽ ̄)~*


45L ⊙▽⊙

我赌五毛!历史大大的“温柔笑话”~


46L 我是历史大大的迷妹

我赌一根黄瓜挺ls!每次都把长鼻子大大吓掉线的历史大大真是太攻了~(求历史大大快来上了我+。:.゚ヽ(*´ω`)ノ゚.:。)


47L ⊙▽⊙

可爱的迷妹君竟然没有在历史大大的回应中晕过去?迷妹真是个可爱的生物~


48L 我是历史大大的迷妹

什么?卧槽!!!!历史大大回我了!?!?!?!?历史大大我爱你!!!!5jeyj6-g6sj.、s5fm4=56sgns54%91fgwr1+d


49L 悄悄地公布于众

果然……迷妹是没看见对吧√请不要否认哦~我已经想象到了迷妹艰难的打完那段话后就开始滚键盘的样子~呵呵~(历史大大语气)


50L ⊙▽⊙

悄悄地占个楼,悄悄地表白真相帝悄悄君~


51L ⊙▽⊙

悄悄地翻了翻记录,悄悄地打个码~


52L ⊙▽⊙

破队形~~话说是不是还没有人正经地给萌萌哒貌似新人君介绍历史大大ヾ(。 ̄□ ̄)ツ


53L ⊙▽⊙

没错,历史大大的丰功伟业可不是一般人能概括得了的ヽ(愛´∀`愛)ノ


【艾萨】重明继焰(萨博重生向 不定期更新)章三

艾斯依旧下线状态。


章三

“萨博,你来了。”龙先生抬头望了一眼被打开的门外隐隐绰绰的身影,招呼他过来。


“龙先生,”萨博亮出他一如既往的礼貌温和的微笑,即使是重生,他对于龙先生的传呼也显得有些茫然,“找我有什么事吗?”


“你知道的,最近有些动荡,”龙先生一想到最近的情形,有些头疼,“现在又传来消息说,亚纳岛那边也处在战争的边缘。”


萨博接过龙递给他的一份报告,一行一行细细的扫过,报告的大致内容就是说明了亚纳岛中的亚纳王国的国王生性残暴不仁,这在前几年还没有显现出任何端倪,到了今年年初,亚纳国王揭开了他被压抑已久的黑暗,国家的强盛,国王军的强大,无一不是他纵欲的武器。他的异常嗜杀不仅给国家带来了灾难,还给邻近岛屿带去了无穷祸端,这次革命军要做的,就是去帮助亚纳起义军,让那片海域重回平静。


“萨博,”龙脸上的暗红色符文随着他脸部肌肉的抽动显得有些狰狞,尽管他看贯了世间的黑暗,但他依旧无法接受这个国王的作为,这个国王给那个岛屿带来了无上的繁荣,但是这个繁荣却恰恰是毁了那个岛屿的根源,“还有线报传来说,那个岛屿里面好像能有什么东西能让亚纳国王军战无不胜。”


“那么目标就是摆平国王军以及找到那样东西?”萨博把报告折了几折塞进口袋里,口中说着看似简单的话语,“不愧是龙先生下的任务,一如既往的麻烦啊。”


“那么就拜托你了,这东西你会用到的。”龙淡定的无视了他后面一句话,又递给了他一把钥匙,那钥匙是淡淡的银色,尾端勾勒出火焰的色彩,一条银链穿透火焰的缝隙,明明是简单不过的工艺品,却浑然天成地自成一体。


萨博接过钥匙,攥在手里,微笑着应了。


退出龙先生的房间,萨博一边走向革命军的档案室,一边思索着,在他的记忆中亚纳岛的任务不是他出的,因为当时的他不在总部,好像这个事情后来不了了之了,似乎是因为难度系数过大,很多伙伴都阵亡在了这个任务里面,再者现任的亚纳国王意外暴毙,那座亚纳岛屿也永久地沉入了茫茫大海,它的历史也因此永远沉睡在档案馆中。


看样子,有点麻烦啊,这个任务。萨博抿了抿唇,看样子似乎是他这个蝴蝶的原因,时间线已经出现差错了,没记错的话,这个时候他并不在总部,那他在哪里呢?


却是模糊不清的记忆。


当他走到档案馆的时候,仍是毫无头绪。


他习惯性地压下帽檐,面色微沉地扫视着档案馆内部,这里布满了历史的尘埃以及几乎所有国家不可告人的过去。


他不再去想那些令人烦躁的事,眼下最主要的,是找到有关这把钥匙的线索。


还有,现在的一切从他阵亡开始起都很诡异,不是吗?那他还怕什么呢,反正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


罕见地,他的内心涌上一股悲切,就好像那时一样。


【艾萨】重明继焰(萨博重生向 不定期更新)章二

艾斯并没有上线,有些短小的一章。

章二

萨博很快镇定下来,手上整理衣服的速度也快了好几倍,信手将水管背在身后,兄弟三人中只有他还在用着这个令人发笑的武器,这恐怕就是自己失忆时也忘记不了的本能了罢。

拿起哈库给的那份报纸,指腹摩挲着报纸粗糙的表面,相比几年后的做工明显粗糙很多,报纸上的新闻并不是萨博的关注点,他在思索一些现在想来十分蹊跷的事情。

他在最后一场战役中身亡,到底对海军有什么好处呢?路飞已经明明确确地成为了海贼王,海军也已无力回天,他们大可不必只是为了杀死萨博而导致全军覆没,特别是这种事情十有八九都是赤犬决定的,他为什么这么做?为什么要杀死的是他萨博,而不是其他人?

萨博一直承认,赤犬这个人他从未看清过,明面上他是海军总司令,暗地里呢?连那时的革命军也查不清楚,调查下来也都是一些模模糊糊的人生履历。

还有那个黑胡子,他在这里面扮演的角色也相当耐人寻味。海贼黑胡子的确被路飞打败了,被海军关入监狱,可奇怪的是,空出来的王下七武海的位子一直无人问津,与此同时,潜伏在海军中的伙伴传来消息说有个听说是黑胡子弟弟的男人常常出入海军总部。但是,当时由于战事吃紧,萨博还没来得及脱开身去一探究竟,就长眠在了战场之上。

萨博将因为自己情绪的外泄而被蹂躏的惨不忍睹的报纸丢到桌上,带上手套,颇为严肃地抿了抿唇,这个所谓的重生,是天赐奇迹,还是事在人为?他只希望这件事情不要波及到他人就好。

距离这个世界的他19岁还剩下不到一个月,根据前世路飞所说的,艾斯已经出海快一年了,真想见见那个鲜活的艾斯,那个会笑的艾斯,那个以为萨博已经死了的艾斯。

可是还不行。

萨博推开了房门,同时告诫自己。

革命军这边还有很多事情要开始准备,有白胡子在就能护艾斯周全,特别是到时候大事件发生之时他这个革命军的人也来掺一脚,那么这个事可就闹得要更大了,龙先生不知道会不会同意,萨博有些愁苦的揉了揉太阳穴,他现在觉得,重生好麻烦,他能拒绝吗。

空荡荡的走廊没有人经过,只余鞋跟与地板的撞击声萦绕耳边,萨博仿佛要这么一个人走到世界的尽头,孤苦无依。

【艾萨】重明继焰(萨博重生向 不定期更新)章一

这里洛阳,这篇文也许有人在贴吧看到过了,但是那个号(dreamlock)被度娘封了,所以就发在这里了。

高三党,不定期更新。

高三党,不定期更新。

高三党,不定期更新。

重要的话说三遍。

以下正文

========================================================

萨博感受着穿透胸膛的疼痛,双眼慢慢涣散起来,晕开的色彩几乎要与昏暗的天空融为一体,忽的,他想着:“艾斯死的时候,是不是也像这般痛得撕心裂肺?”

萨博看得见周围人的焦急,却听不见他们的言语。他看见一直坚强的橙发少女泪水连绵而下,他看见一向嘴硬的鱼人此时竟哭的像个孩子,他还看到,他们的首领罕见的愤怒模样。

萨博一直知道,死亡给别人带来的绝望,没想到,他这么快就要步上那人的后尘。

还好还好,路飞已经成长成了他与他希望中的模样,海贼王的名号如今已经冠在了那样的一个少年身上,他和烧烧果实也见证了那个历史性的时刻。

萨博想起了自己在他墓前说的那句话:“真希望你还活着,让我再见见你。”

不知和艾萨能否在另一个世界相见呢?还有路飞啊,是他最放不下的弟弟啊……幸好他的伙伴,是很值得依靠的一群人,以后路飞就拜托他们了……

今天,本是革命军的最后一仗,大局已经基本定型,除去革命军本身的实力,单就海贼王的支持就足够在武力上压过海军一筹。

或许,是因为结局太过笃定,或许就是不想让人有个完美结局,无论原因是什么,早已不可考证。

而这个不可考证的原因带来的结果,就如同大战结束后第二天报纸上刊登的那样:革命胜利!代价惨重!革命军第二把交椅萨博阵亡!

路飞的痛苦可想而知,他本以为有了实力就再也不会失去什么了,但是,上天再一次地捉弄了他。

本来,事已至此,是一个故事的尘埃落定。

但是,或许是故事结局太遭人唾弃,令人心生怨念,或许又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原因,萨博竟再一次地醒来了,却醒在了过去。

萨博茫茫然地睁开了眼,是白色的一片天空,这就是天堂吗?能在这里见到他吗?不知道,路飞怎么样了,会不会……萨博这么想着,苦涩地扯开了一个笑。

“嘿,萨博,”记忆中的低沉声线传来,是哈库,熟悉的声音打断了萨博的发散性思维,“笑什么哪?”

“没什么,”萨博有些茫然,但他的脑子还是清醒的,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并无半点受伤痕迹,下意识地问道,“哈库,你怎么来了?”

“我就是来催催你的,”哈库把手中的报纸放在萨博的床头柜上,半开玩笑的说,“正好闲着无聊。”

“什么?”萨博瞥了一眼报纸,坐起身,习惯性的从身旁的衣架上拿下自己的帽子,拉低的帽檐隐去了自己闪过震惊色彩的双眼。

“萨博,你忘了吗?”哈库有些疑惑地挠了挠头,眼前的萨博和往常一样的让人感到值得依靠,“昨天龙先生说今天有事和我们说。”

“啊,是嘛?”萨博笑着眯起了眼,似乎与平常毫无差别,“我只是突然迷糊了一下。”

“那,”哈库感觉萨博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上哪里不对劲,他停顿了一下,组织了一下措辞,“我先出去了,别让龙先生等急了。”

“我知道啦,”萨博慢吞吞地穿起风衣,向哈库偏过去的侧脸带着分明的笑意,和往常并无不同,“很快的。”

回应他的,是哈库的关门声。

几乎同一时间的,萨博脸上的笑意一下子消失殆尽。

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灵巧地摆弄着领结,慢条斯理地抚摸过褶皱,似是对待情人般细腻,但是很显然萨博的心思并不在这上面,他的大脑飞速地运转着,他需要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以及到底发生了什么,自己明明已经重伤濒死,就算让有着手术果实的特拉法尔加来主刀也不可能看上去毫发无伤,更何况,他完全不记得龙先生有说过见面什么的。

萨博目光再次扫过那份哈库带进来的报纸,他刚刚在这上面看到了不太对劲的东西,这报纸上记录的,分明是好几年前的新闻,哈库他不是会看这种无聊玩笑的人,同样,革命军的同伴也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出花招,除非……

萨博的瞳孔剧烈抖动,他在想,自己,是不是真的回到了过去,如同他濒死前的希冀一样?

如果,真的如此,那他定不重蹈覆辙。